华尔街想驱逐奥巴马



  • 2019-08-14
  • 来源:永利平台网址

    美国下月将举行中期选举,民主党面临的形式不容乐观。《环球时报》14日发表文章《华尔街想驱逐奥巴马》,内容如下:

资料图:奥巴马

新西兰中华新闻网消息    什么叫“资本”主义?华尔街正给人们上一堂普及课。下月将举行的美国中期选举,眼看要变成一场推翻民主党的“起义”,而指挥并亲自冲锋陷阵的,正是华尔街的金融大户们。华尔街的钞票流向谁,一直是美国选举的风向标。曾经用金钱将奥巴马捧上总统宝座的高盛等金融巨头,这回却把筹码押给共和党候选人。分析人士认为,此举可能是报复奥巴马推出令华尔街不快的金融改革,也可能是要支持看上去会赢的一方。中国学者袁鹏13日对《环球时报》说,如果说美国总统是CEO,华尔街就是董事会成员。奥巴马大骂华尔街贪婪“肥猫”的那一刻曾让全世界老百姓都觉得很痛快,但如今的现实非常残酷:美国还是资本家的美国,一切都是钱说了算。

    “你要捐钱给未来的当权者”

    美国福克斯新闻12日说,尽管华尔街不会公开参加2010年中期选举,但从他们的捐款流向看,很明显华尔街已经选好队伍。

    美国“政治互动中心”负责人利文撒尔透露,今年年初开始,华尔街的选举捐款就从民主党向共和党转向,特别自奥巴马7月签署了对大银行加强监管的金融法案,华尔街各大银行和投行“从此没给民主党什么好脸色”。根据该组织的研究,共和党候选人到目前为止收到金融、保险、地产等机构的捐款达到3400万美元,而民主党阵营只拿到2300万美元。

    这种转向的最鲜明代表莫过于过去一直被视作民主党“粮草营”的美国最大投行高盛。2008年,高盛政治捐款的75%给了民主党,而今年该公司170万美元政治捐款中有56%流向共和党。

    据法新社报道,在中期选举前,共和党候选人也笑纳了美国银行近100万美元政治捐款的58%和富国银行政治捐款的61%。这两家银行在美国相当于中国银行和中国建设银行在中国的地位。

    福克斯新闻说,在民主党统治参众两院两年后,华尔街开始寄希望于共和党,甚至资助共和党夺回众议院的控制权。

    华尔街人士倾向认为,民主党这次几乎是要丢掉他们在参议院和众议院的多数党地位了。因为根据最近一次盖洛普调查,有56%的选民倾向于投票给共和党,只有38%的选民选择民主党。

    政治风险咨询机构欧亚集团的美国政策分析员韦斯特对法新社说:“你要捐钱给未来的当权者,以确保他们会接听你的电话。”他说,如果你认为共和党要赢了,你肯定想和可能会当上众议院财经服务委员会主席的斯宾塞・巴彻斯交朋友,或者更进一步和可能当众议院议长的约翰・博纳搭上话;这样你就可以避免任何对华尔街不利的法案。

 美国是资本家的美国

    一些到过美国的中国人常会对美国的法制赞不绝口,认为这里什么事情都 “有章可循”。其实,正如韦斯特所说,美国的政治和经济联姻是如此紧密,美国各种各样的“规章”无不是建立在金钱基础上。

    “旋转门”是美国特有的政治名词。指的是美国官员、商人和学者间常常进行角色转化的一种现象,目的是共同维护最有钱阶层的利益。比如美国前副国务卿佐利克在离职后随即加盟高盛公司,而他在到国务院上任以前,是战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学者。作为最具影响力的金融巨头,高盛向政府输送的高官数不胜数。从二战后的前国务卿杜勒斯,到小布什的财政部长保尔森,一代代高盛人离开华尔街走向白宫,之后又利用手中的权力,或明或暗地为自己的老东家提供各种便利和保护。美国智库布鲁金斯学会则有“民主党流亡政府”的别称,因为从杜鲁门总统以来的历届民主党政府都起用该学会的人员充任要职。

    在历任美国总统中,像布什家族这样的富豪阶级占了很大比重。参选人至少要有资本和媒体的力量支持,才敢报名参与。在美国,政界与资本界是最有权势的两个阶层,而它们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最近典型的例子就是克林顿的女儿切尔西嫁了一位华尔街精英。

    华尔街成为无数美国青年的梦想,这个梦想就是钱权结合的梦想。每年美国大学学费最贵、最难进的就是名校的法学院和商学院。而商学院的高材生要进入华尔街的公司,竞争更是白热化,不但要成绩好,还要看家庭背景。少数能够进入华尔街的外国青年,多为本国政要子女,因为他们能够提供公司海外经营的跨国高层人脉。

    华尔街特权惊人,权势也惊人。在高盛公司,员工午餐的最低标准是200港元。去年下半年,美国许多诊所急缺甲流疫苗时,花旗、高盛、摩根士丹利等公司可以申请到相当多的疫苗。华尔街以其雄厚的财力,不但给本国政治家有力支持,还结交世界各国的官员。华尔街另一个优势是信息优势。他们可以花几十万甚至上百万美元的年薪,聘请最优秀的研究人员,华尔街大公司的研究团队少则几十人,多则上百人,掌握的信息可能超过一个小国的情报局。

    清华大学中美关系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周世俭对《环球时报》说,美国从来都没有真正的民主,华尔街决定一切。如果得罪了华尔街,华尔街甚至会暗杀总统,这在美国历史上有过先例。

    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院美国研究所所长袁鹏说,美国政治的本质就是政治和金融的联姻。如果说美国总统是CEO,利益集团就是董事会,董事会才是决定公司发展前景的关键实体。传统来讲,金融集团和军工企业是共和党的支持者,高科技企业和知识精英是民主党的主要支持者,两党曾经平分秋色。但随着金融集团的力量越来越强大,共和党的势力越来越大,这也是共和党长期占据美国执政位置的原因。

 奥巴马与华尔街结仇史

    在2008年发生金融危机后,华尔街被公认为是将全球拖入漩涡的恶源。许多国家政要和媒体公开批评华尔街,巴西总统卢拉痛斥全球经济危机是华尔街“无节制的贪欲所致”,法国总统萨科齐则称华尔街的金融体系“荒唐”,要求“惩罚和控制”华尔街。《纽约时报》说,“曾经的金融界名人摇身变成星级恶棍”。

    奥巴马可能是美国历任总统中对华尔街批评最多的一位。他多次怒斥华尔街高管们的奢侈行为“离谱”、 “无耻”, “几家公司像强盗一样剥削他们的客户”。 2009年末至2010年初,华尔街的高管几次被叫到白宫开会,奥巴马甚至用“肥猫”一词来形容他们的贪婪。

    对奥巴马来说,华尔街的巨头实在太不给面子。金融危机刚开始时,他给10家最大银行投入2500亿美元救援资金,没想到这些银行马上向员工发放7位数的高薪。据《华尔街日报》10日报道,今年华尔街薪酬可望连续第二年创历史新高。英国《金融时报》曾发表社评,解释奥巴马为何对华尔街发火:“公众情绪已摆动到华尔街的对立面,向一小批年薪超过百万美元的人提供万亿美元的救济,激怒了天天担心失业、担心无家可归的普通美国人。”

    今年7月21日,奥巴马不顾共和党的强烈反对,通过了《多德-弗兰克法案》。这被认为是美国大萧条以来最全面、最严厉的一部金融改革法案。

    华尔街也立刻给予反击。黑石集团CEO斯蒂芬・施瓦茨曼上个月向奥巴马总统开炮,称其对华尔街的征税“如同纳粹入侵波兰”。在奥巴马竞选过程中,募集资金最多的7家机构中有3家来自华尔街――高盛、花旗和摩根大通,此外,瑞银和摩根士丹利也是竞选团队的重要钱包。有媒体说,华尔街认为奥巴马无情地背叛了他们。一名在奥巴马竞选时捐过款的重量级华尔街风险投资家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我给奥巴马首席经济顾问萨默斯送过一句赠言:和美国的债权人要搞好关系,不要自讨苦吃。

  奥巴马不会真与华尔街为敌

    奥巴马能玩得过华尔街吗?新加坡《联合早报》评论认为,这几乎不可能,奥巴马甚至可能因为得罪华尔街而不能连任。原因就是华尔街所拥有的巨大财力,可以使他们从容应对奥巴马的反华尔街措施,并动用政治力量发起反扑。

    历史上,多位美国总统曾对华尔街下手,最著名的案例是1929年股灾后,罗斯福总统制定投资和银行业务分离法案。可一旦经济形势变好,华尔街又成功使这项法案无效,投资银行又咸鱼翻身,卷土重来。分析人士认为,奥巴马对华尔街的改革,未来恐怕也将遭受类似命运。

    实际上,奥巴马虽口口声声“讨伐” 华尔街,但从未真正对华尔街动刀。7月通过的金融监管法案虽然在一定程度上保护了消费者,但法案没有禁止某些金融衍生产品的交易,也没有对高管薪酬设定严格上限,其象征意义可能远大于实际效果。一名熟悉美国政策圈的人士对《环球时报》表示,无论此前美国总统如何高调治理华尔街,处理高盛欺诈案等等,奥巴马骨子里是不会与华尔街的利益为敌的。

    周世俭说,民主党在中期选举中惨败已经不可逆转,经济数据这么差,失业率连续17个月保持在9%以上的高位。但华尔街继续在没人可管的情况下狂妄下去,其结果很可能是新一轮世界性的金融危机。日本预测机构已经说了,新一轮由华尔街开始的经济危机将在2018年到来。▲(驻美国特约记者 丰帆 任安里;本报记者 魏莱 王盼盼 徐盼)




    • 娱乐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