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周边正成“热海” 应抓住新海权时代机遇



  • 2019-06-06
  • 来源:永利平台网址

资料图:中国海军编队进行海上阅兵式新华网专稿:什么是新海权时代?与新海权时代相对应的,传统的海权时代,两者之间有什么不同?那么新海权时代给我们带来的是什么东西?传统海权时代延续时间很长,在传统海权时代,海权的核心理念就是控制海上交通线和海上交通要道。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海洋给我们带来的最大利益,就是海上交通的便利。这激活了海外贸易,国家获得了滚滚的财富。与此相比,海洋资源本身所带来的财富,要少得多。像渔业捕捞等一些活动,远不能和大规模的海外贸易所获得的利润相比。与此同时,海上交通便利还给军事力量的运动带来了很大的方便,这种海上交通的便利使得军事力量进行远距离投送有了一个最便捷的通道,在这样的一个基础上,传统的海权型军事力量,与陆权型军事力量相比占有了一个不对称的优势。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上个世纪末,才开始发生变化。按照王鼎杰先生《新海权时代》文章中的说法,它有一个标志性的时间点——1982年。文章中把这个时间点称作“新海权时代”的元年。这个新海权时代和传统海权时代的观念,有什么不同呢?最大的不同在于,海洋给人们带来的财富,已经不仅局限在海上贸易,海上资源开发利用本身带来的财富正在迅速的增加。随着陆上资源的消耗,海上资源在我们今后的生活和经济活动当中,地位更加举足轻重。比如说,海上石油开发所生产出来的能源已经是陆上资源所不可替代的。类似的事例还有很多。随着海上经济活动、海洋资源开发所带来的财富迅速增加,和海上资源不可替代这种情况的日益加剧,由此推出“新海权时代”。 新海权时代的特征是,不仅仅是要控制海上交通线,不仅仅要控制海上交通要道,更要控制海洋本身。只有控制了海洋的本身,才能够有效的开发海洋资源。 把1982年作为新海权时代的元年,有两个重要的标志性的事件。一个事件,就是在1982年年底,联合国通过的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也就是通常所说的《新海洋法公约》。《新海洋法公约》和过去的国际法,有了一个本质的不同,就是在海上除了国土之外12海里的领海之外,又增加了一个更大范围的专属经济区,由此产生了所谓“海洋国土”的理念。随着新海洋法公约的实施,“海洋国土”在某种程度上已经具备了陆上国土的这种主权特征。 另一个重大的事件就是发生在1982年年初的马岛战争。我认为,这场战争和传统的海上战争,有一个重大的不同。那就是马岛战争所围绕的一个核心问题,并不是控制海上交通线。因为马岛所处的位置呢,相对比较偏远,远离重要的海上交通线,因此从控制海上交通线的角度上来说,马岛的战略意义相对有限。实际上,英阿之间的马岛战争在很大程度上,是围绕着马岛所属的这些海域、海地,所蕴藏的大量的石油和其他的资源。所以有人说,马岛之战实际上是争夺海洋资源之战。这一仗也体现出来了新海权时代的特征,新海权时代,不仅仅是控制海上交通线,而且要控制海洋国土本身。 在很多人看来,新海权时代的这个概念感觉还是比较新颖。实际上早在三十年前,就已经进入了新海权时代。新海权时代这样的一个大背景而言,我们看到的最近几年来,中国沿海出现的这种海域划分、岛屿主权的纷争,正在急剧的增加。中国沿海,包括周边的一些海域,正在形成一片“热海”。而这种热海现象,正是新海权时代给我们带来的一个直接的影响。如何适应新海权时代的新的特点、新的要求,如何能够在新海权时代,抓住这样的一个机遇,使我们民族复兴走上一个更加顺畅的道路,同时避免在传统海权时代所面对的一系列的入侵、挫折和衰退,应该是我们在新海权时代深入思考并加以积极应对的重大课题。




    • 娱乐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