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泽涛:贪吃误服瘦肉精 低谷时用菲鱼激励自己



  • 2019-06-14
  • 来源:永利平台网址

  新华社黄山10月16日体育专电 题:贪吃误服“瘦肉精”――独家专访宁泽涛之挫折篇

  新华社记者周欣 周畅

  当21岁的宁泽涛4次站上仁川亚运会的冠军领奖台,他险些热泪盈眶,却又努力控制住了情绪。那一刻,他想起了很多,艰辛、委屈、不甘、痛苦……相比于其他选手,他的胜利来得似乎晚了一些,挫折却来得更早。

  如果让宁泽涛说些励志的话,他一定会滔滔不绝说出很多佳句,都是曾经帮助他渡过难关的“精神食粮”和“制胜法宝”。

  2011年3月初,宁泽涛刚过完18岁生日没几天,接受了一次兴奋剂飞行检查,一个月后他在参加武汉的全国游泳冠军赛期间被告知,兴奋剂检测结果呈阳性,事业正处于上升期的他倒在克伦特罗(俗称瘦肉精)脚下,被中国游泳协会禁赛一年。

  “当时我就懵了,觉得特别委屈,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我从来就没有主动服用过这种东西,都不知道长什么样;随后的念头就是‘我完了’,”宁泽涛说。

  “瘦肉精”是一类动物用药、七八种类似药物的总称,是能够促进瘦肉生长的饲料添加剂,可以降低成本、提早上市。正常情况下,在人体内的代谢时间为15-20小时不等。

  那时候宁泽涛还是队里的小队员,没有太多食品安全防范意识,又处于生长发育期,总是感觉吃不饱,训练之余最爱吃的就是泡面和大量火腿肠、午餐肉、咸蛋等,每天如此。当他被告知“瘦肉精”时,宾馆房间的冰箱里还放着一大包从超市买来、没有吃完的火腿肠和午餐肉。

  “祸从口入,因为我无所顾忌的贪吃,给自己和队伍带来了这么大的麻烦,这是一个教训,是我到目前为止最大的坎坷和挫折,”宁泽涛说。

  禁赛之初他特别沮丧,想过放弃游泳,但是又觉得以这样的方式离开太不值得。“这么多年我都坚持下来了,我不是因为做了坏事或者违背良心的事而不能比赛,只是吃的东西有问题而被禁赛。我不甘心,必须要用更好的成绩来证明自己。”

  深思过后,宁泽涛没有退缩,反而认为这是成长所必须经历的事情。“我的挫折来得比其他人更早一些。在十几岁的时候就遇到挫折,这何尝不是一件好事。”

  那一年,宁泽涛在宿舍里住上下铺的上层,他在床上方的天花板上贴了一张纸:“亚洲纪录”――这是他给自己设定的目标。这张纸每天都在无声地提醒他要更加努力。

  “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打破全国纪录,当时想的就是直接打破亚洲纪录,我要做,就做亚洲第一!可以说,如果不是这个挫折,我可能也走不到今天。我一直告诫自己,后悔没有用,别因为后悔而放慢脚步。微笑,原谅,遗忘,然后继续向前,”宁泽涛说。

  “当时我本来应该处于事业的上升期,却被抛到最低谷。有人觉得我可能就此荒废了,我必须坚强,自己看好自己,对自己的管理更加严格。挫折是一种成长,帮助我更加成熟。”

  “那一年,父母和教练的鼓励,队友的陪伴,对我来说非常重要,”宁泽涛感激地说。

  情绪低落时,宁泽涛就想起偶像菲尔普斯,用“菲鱼”的经历来鼓舞自己,他的床头至今还摆着菲尔普斯的自传,而偶像最让他折服的一点就是自信。“2008年北京奥运会前,他说要拿8块金牌。这一定是内心非常强大的人才能说出来的话。事实证明他果然做到了,这正是我需要学习的,自信、霸气。”

  回想起在电视机前观看菲尔普斯比赛,他的每一次出场,宁泽涛都会觉得心跳加速、激动不已。

  “如今每当我参加大型赛事、受到大家关注时,我突然就会有种很不真实的感觉:我从一个看电视、崇拜明星的小孩,变成了自己上场比赛的人,内心很是起伏、感慨。”

  仁川亚运会算是宁泽涛至今参加的最大型也是竞争最激烈的国际赛事,泳池内的激情释放和疯狂逆转,让他至今回味。

  “我经历过的一切,从亚运会前的备战,到比赛的场面,和队友们一起享受胜利的那种感觉,仿佛都是昨天发生的事情,太不真实了,”宁泽涛不可置信地摇头。

  其实,宁泽涛这些年来始终还受到伤病困扰,训练总是边练边调,这也是历经磨难的一种方式。对他来说,感冒发烧是常事;右膝在发育过程中像刘翔一样骨头钙化,走路训练疼痛难忍,近两年才渐渐好转,“可以说是适应了”;他的脾胃不好,很多东西吃了不舒服,需要少食多餐;今年以来还遭遇了手腕扭伤、胸椎错位等。

  “小时候不懂事,性子比较急,毛里毛糙很容易受伤,现在随着年龄的增长,慢慢稳重起来。尽量不做那些有危险性的动作,防止伤病,”宁泽涛说。

  当挫折不期而遇时,只有敢于直面挫折、驾驭挫折之上的人才能到达成功的彼岸,而宁泽涛认为自己还在路上。“我的事业才刚刚起步。我要感谢挫折,磨炼我的意志,让我变得更加强大,人生更加丰富多彩。”(完)




    • 娱乐排行